七乐彩走势图图片|2019年七乐彩走势图表
專題: ·領導專家學者解碼硒與大健康 ·中國大健康解碼:重塑健康觀念 建設健康 ·隆重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 ·熱烈祝賀清月堂大健康服務集團成立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關于我們
中國健康之窗
| 健康新聞 | 專家園地 | 養生保健 | 疾病防治 | 健康飲食 | 醫療器械 | 健康產業 | 衛生法規 | 展會信息 |
| 兩性健康 | 醫院在線 | 健康書屋 | 品牌展示 | 美容減肥 | 供求信息 | 尋醫問藥 | 健康文摘 | 書畫養生 |
北京 | 天津 | 黑龍江 | 湖南 | 湖北 | 山東 | 江蘇 | 安徽 | 河北 | 河南 | 廣西 | 山西 | 吉林 | 江西 | 浙江 | 香港 | 海南
上海 | 重慶 | 內蒙古 | 四川 | 廣東 | 貴州 | 云南 | 陜西 | 甘肅 | 寧夏 | 青海 | 遼寧 | 福建 | 西藏 | 新疆 | 澳門 | 青島
大眾健康之窗 >> 專家園地 >> 專家訪談 >> 內容
三訪樊代明院士:現代醫學需要“反向研究”
來源:經濟參考報 | 類別:專家園地 | 點擊量:

記者 王小波 王奇/北京報道

  2017年初,《經濟參考報》記者專訪時任中國工程院副院長樊代明院士,一篇題為《“西醫院士”樊代明:我為何力挺中醫》的文章隨之見諸報端,在社會上產生強烈反響;2018年初,《經濟參考報》記者再訪樊代明院士,在《樊代明院士:過于關注微觀,醫學或將走偏》專訪報道中,他從空間、時間、人間三個方面對人類健康的影響出發,系統闡述了“三間健康學”理念,再次引爆網絡。
  2019年初,《經濟參考報》記者應約第三次走進樊代明院士位于中國工程院的辦公室,就他近年來提出的整合醫學的研究方法“反向醫學研究”進行深度采訪。
  甫一落座,快人快語的樊代明就拋出了他長期思考的三個問題:為什么病人越治越多?為什么醫源性死亡患者的比例不斷增長?為什么好藥越來越少?對于這三個“為什么”,在樊代明看來,原因很多且不盡相同。但其中最重要的共性因素是,現代醫學過于倚重“機理→藥品”這一單向研究方向,過于注重抽樣的“一致性”而忽略生命整體的“異質性”,其實質是“反向醫學研究”的缺失。他強調,醫學是多元的,如果用單元思維去研究;生命是非線性的,如果用線性思維去研究;病人是異質的,如果用同質思維去研究;病情是變化的,如果用固化的思維去研究,其結果是真實的,但結論不一定正確。

圖為樊代明院士

  什么是“反向醫學研究”
  《經濟參考報》:您如此強調“醫學的反向研究”或稱“反向的醫學研究”,那什么是“反向的醫學研究”?
  樊代明:先說一個簡單的類比。如果我們從北京去天津,沒有GPS也沒路標,搞科學研究就是這樣,只知天津在哪個方向,怎么走?如果只靠自己向著那個方向硬著頭皮走,那么最后只有少數人能成功,大多數人走不到天津。就像醫學發表100篇SCI論文中,最終只有少數幾篇有用。有人開脫說是時間不夠,但即便給他三五個月時間,甚至三年五年他也走不到,因為很多是在原地打圈!
  怎么辦?“反向”思維!問對面來的人,是否從天津來。不斷問對面走過來的人,不斷向前走,不斷調整方向與路線,相信最后大多數人都能走到目的地。當然,這種反向思維,不僅有前與后的反向,還有左與右,上與下,順時針與逆時針,還有對已有成果的再研究等。單向研究走的是一條絕路,或者說不歸路。反向思維實際上是一種倒逼思維,容易糾正錯誤發現真理。
  現在我們的醫學研究,很多時候就缺少這種“反向思維”。比如藥品研發,藥企從抽樣病人研究開始:找到部分病人中部分的致病因素或發病機理,據此研發新藥。其實,這樣研究出來的藥品,并不適于“大多數”人,往往是對疾病某個特定時間點疾病狀態的研究,對疾病變化及其結果考慮不多。這種“機理→藥品”的單向過程,通常是放在很小的一部分患者群內進行,樣本的選擇對于結果至關重要,往往是抽樣決定結果,始終無法完全反映所有病人的情況,更不能反映藥物在不同人體內千變萬化的過程。所以,在臨床用藥實踐中,出現的不是例外就是意外。
  為什么我們不能倒過來,從經驗開始,到臨床上去尋找那些有功效的藥,最后再去找機制?板藍根治療感冒效果很好,但直到現在,我們還找不到有效成分到底是什么。那一定要找到嗎?不是!能治感冒就行了。有一種植物,俗語說“三月茵陳四月蒿,五月六月當柴燒”,3月有清利濕熱、利膽退黃的功效,到4月就可以抗瘧疾,到了5月6月就只能當柴火燒。這是先找到現象和經驗、療效,再通過這種現象回過頭來研究,最后找到了青蒿素。
  《經濟參考報》:所以說,醫學研究中,機理需要找,但找得出來就找,找不到就不要找,或者以后有時間有錢了再去找。藥品還是要以療效來評價!
  樊代明:是的。迷信一種方法,最終只會禁錮我們的頭腦,限制醫學的發展!
  反向醫學研究(Reverse Medical Research),也稱為醫學的反向研究,強調對待事物要考慮前與后、左與右、大與小、老與少、高與低、順時與逆時、結構與功能、直接與間接……,并對已經取得的研究成果加入時間變化等因素進行再研究,從而全面正確理解生理與病理,最終實現人的全面健康。簡而言之,就是思前想后,左顧右盼,上下聯動,溫故知新。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反向醫學研究并不反對已有的研究方法及結論,而是以其為基礎、為對照,對其對面或反面進行探索,以求完整與完美。因為,現在的主流醫學研究方法和結論,很多是單方面的、一個側面或者是片面的研究。而且把邏輯當成了因果,邏輯是兩個因素一個方向的結果,只要時間空間不變,放之四海而皆準,但因果是若干邏輯關系相互交織,雜亂無章,相互形成網絡狀的結果,且在不同人不同時間處于變化的狀態。
  《經濟參考報》:為何說主流醫學研究方法和結論,是單方面的、片面的?
  樊代明:首先要強調一點,現代醫學自誕生以來,對于維護人類健康、有效延長人類壽命功不可沒。但醫學發展至當前,古老原始的研究方法和結論已開始出現問題。
  百年之前,鼠疫、霍亂等傳染性疾病,帶給人類一次殘酷的打擊。當時,科學的研究方法被引入醫學,這是第一次醫學革命,創造了奇跡,解救了當時的人類。但這些方法只適用于“一個病因一個病,一個疫苗就搞定”的情況,放到現在多因素交織導致的慢性病身上,搞不定!
  有研究認為,高血壓、高血糖等慢性病致病因素中,60%是不良的生活習慣,20%是環境因素,個人因素是10%,醫學可干預因素只有10%。慢性疾病是多因素導致,并且在不同階段機理也在發生變化,揪住單一因素或幾個因素不放,只會是“摁下葫蘆起了瓢”。我們用90%以上的資源,對僅10%的因素進行干預,效率之低、效果不彰可想而知!
  在這種情況下,病人能減少么?醫源性死亡比例能降低么?好藥會多么?我把這個困境做了一首“打油詩”:因素復因素,因素何其多,哪個最有用,誰也不好說!
  反向醫學研究的具體形式
  《經濟參考報》:那么反向醫學研究是如何做的?
  樊代明:“真實世界研究”(Real World Study)是反向醫學研究的重要組成部分。一直以來,對于臨床醫學、特別是新藥的研究,我們只能選擇“抽樣”,難以做到“全樣”。但現在一定要反過來,要進行全樣本研究。對研究人群不能做人為的選擇,要針對臨床的真實情況。
  只有真實世界研究,才能做到覆蓋所有樣本、所有可能。這種研究方式,可以有效避免抽樣過程中人為因素的干擾。應用于真實世界研究的藥物必須滿足三個條件:無毒,不會致畸,不能致癌。
  我們正在做100萬例藿香正氣液的真實世界研究。這樣的規模,在抽樣調查中不曾有過。大家都知道,藿香正氣液的適應癥范圍廣泛,目前已知對很多種病有效。
  藿香正氣液治療胃腸道不適效果很好,連外國人都知道;還可以治療痱子,晚上在寶寶的洗澡水中加些,幾次之后寶寶的痱子就消了;很多人有頭屑,洗完頭后再用兩支藿香正氣液在頭皮上揉一揉,半個小時后沖掉,頭屑就會消失。有的濕疹病人用后也有效果……
  顯然,像對藿香正氣液這樣的真實世界研究,囊括了很多可能因為抽樣而被“排除在外”的效果。我們雖然并不知道藿香正氣液對很多疾病的治療機理,但依然可以把這一“好藥”造福更多患者。這直接證明了當下重視開展醫學的反向研究的必要性。
  《經濟參考報》:除了真實世界研究,反向醫學研究還有哪些具體形式?
  樊代明:前瞻性研究與回顧性研究合為一體進行研究,對于反向醫學研究同樣重要。當前醫學界普遍流行“前瞻性研究更加科學”的說法,這固然有些道理,但并不代表前瞻性研究一定優于后者。
  前瞻性研究得到的是結果,回顧性研究得到的是效果;前瞻性研究更科學,回顧性研究更醫學;前瞻性研究進行的是實驗,回顧性研究得到的是經驗;前瞻性研究是通過人為設計把所有干擾因素排除只剩兩個因素最后得出結果,設計出來等于成功了一半,但臨床上這種純潔的狀態很少,脫離了現實。不能說經過人為的設計就不會得出真理,但回顧性研究是切切實實在人體進行多年應用以后才能得到的結果。從這個意義上講,前瞻性研究只能為醫學提供參考,而回顧性研究對醫學,特別是臨床醫學更為重要。
  反向醫學研究的“套路”
  《經濟參考報》:看得出來,醫學的反向研究成果,目前在“藥”的層面效果更為明顯。能否從中總結出一些“套路”?
  樊代明:第一是一藥多用。一個藥物進入身體,其作用不止一種,甚至會在不同時點、不同器官產生不同的作用。對于這些作用,我們把喜歡的、需要的,稱為“正作用”,把不需要的稱為“副作用”。其實副作用也是藥品的作用,可以利用起來。
  比如,“偉哥”的主要成分,本來是被研究用于降血壓,但發現其正作用不好,有很重的副作用,正是這種副作用,恰恰能用于治療男性性功能障礙。此外,不少抗癌藥會對心腦血管產生副作用;反之,很多治療心血管疾病的藥,其腫瘤治療效果,可能比專門腫瘤藥物還要好。
  第二是老藥新用。目前發現的藥品靶點有500多個,很難再發現新的、好的靶點。但對于當前影響范圍最廣泛的慢性病而言,沒有單一、明確的靶點。
  我們用了七八年的時間,花費了上百億元費用,研制的“新藥”還是針對老靶點, 其實還是“老藥”。既如此,我們為何不把關注點放在“老藥”上?
  一千多年前就發現,用柳樹皮可緩解疼痛,其中對鎮痛有重要作用的物質,就是阿司匹林“前身”。阿司匹林從誕生至今已有百余年歷史,現在依然被廣泛使用,且不斷有新功效被發現。比如,英國科學家將阿司匹林用于冠心病治療獲得了諾獎;50年后有人用到出凝血方面的研究,又得了一個諾獎。我認為,對阿司匹林療效的研究可能還有人能得諾貝爾獎。比如,它治療大腸癌作用明顯,而常服用的心臟病人很少得癌癥。甚至有研究表明,阿司匹林對于治療不孕癥有幫助。
  阿司匹林和藿香正氣液的例子,都說明“老藥新用”富含巨大價值。
  第三是間接用藥。現在的西藥研究者,不少人把自己當作化學家,要從復雜成分中找單體,都想直接找到靶點針對靶點用藥,可找到了針對靶點的單體,用到臨床無效,或有效時間不長。這忽略了中醫藥的偉大智慧——病人是在服用中藥后,經過腸內、體內一系列轉化、變化后,由后者改變了體內環境平衡,通過自身的生物活性物質間接作用于靶點,最終實現了較好的治療效果。
  比如,板藍根治感冒很好,目前并沒有觀測到藥物直接作用于感冒病毒,很可能是板藍根影響了病毒生存的環境,或間接增強了機體抗病毒能力,從而治愈了感冒。
  中藥方劑是通過幾百年、幾千年和幾千萬人甚至幾億人的臨床使用,證明了其自身療效的。但現代這些“化學家”,始終想著要把中藥成分分得越來越細,分到單個分子,看看到底是藥材中的哪一個分子有效。但分到最后結果是什么?絕大多數的單分子對人體是沒有效果的,剩下的少數分子可能又是劇毒的!
  真正的醫學家或者藥學家,應能把無毒、有毒甚至劇毒的藥組合起來,最終達到治病的效果。
  舉個例子,中成藥紫金丹可以用于治療哮喘。其中最主要的兩味藥,一個是砒霜,毒性很強,另外一味是豆豉。砒霜的主要成分是三氧化二砷,而豆豉中有賴氨酸,兩者相互作用,最終不僅沒有毒,治療哮喘的效果還很好。這就是中藥“配伍”的功效。
  前一段時間,網傳我說“最近50年沒有推出什么好藥,出來的全是毒藥”。在此我聲明,從沒有這么說過。同時我想提醒的是,人們常說“是藥三分毒”,是不是忘了后面還有半句話,“有病病受之,無病人受之”?
  第四是整合用藥。柴米油鹽醬醋茶,廚師做菜的原料大同小異,但最終出鍋的,有川菜魯菜淮揚菜,結果存在巨大差異。在醫學上,能造成這種差異并用之治病,就是醫生整合用藥能力的體現。
  臨床上,我們有不同病種治療的“指南”。在某種程度上,這種“指南”作為醫學標準問題不大,但一定要注意,這只是參考。如果醫生完全按照指南來治病,能有多少效果?指南是“標準”的,但臨床病人“不標準”。“標準”的指南用在不標準的病人身上,是會出問題的!醫生要在標準的基礎上修修補補,根據“不標準”的病人進行調整,所以不能忽視整合用藥的作用。
  醫學文化需要重塑
  《經濟參考報》:兩年前,您接受我們專訪時大聲疾呼,現代醫學要虛心向中醫藥學學習,中醫藥學應成為未來整體整合醫學的主要貢獻者;一年前,您對當前主流醫學越來越過于關注微觀的傾向,進行了深刻的剖析;這次,您和我們交流的主題又是“反向醫學研究”。您對整體整合醫學的思考,是否在從哲學層面向研究方法論層面落實?
  樊代明:一直以來我多次強調,現代醫學的發展正面臨巨大的困境,未來方向不明,很可能走偏。只有厘清哲學層面的認識,才能選對正確的發展方向;只有真正建立符合生命發展規律的研究方法論,醫學的發展才能走上正確的道路。因此,我對整體整合醫學的思考,從幾年前“力挺中醫”到現在的“反向醫學研究”,有邏輯上的必然性。
  現在我在思考的是醫學文化的重塑這個問題,從對事物變化遞進的認識規律是醫學到哲學,最后要到文化層面。醫學面臨的挑戰或困境是醫學文化出了問題。現在有三個矛盾:一、科學對人體結構的研究已走得很遠,但我們對生命本質的認識還很落后,所以有些“魂不附體”;二、我們用只有幾百年歷史的某國的單域醫學文化,解釋規范具有幾千年歷史的全球文化,所以有些力不從心;三、現在醫學現狀,特別是疾病譜發生了巨大變化,我們卻在用古老單一的思維和方法去研究和診療,所以有些事與愿違。綜此,我們需要重塑醫學文化。科學技術是無目的的,可以用之救人,也可用之殺人。怎么辦?要靠醫學文化或人文來規范和指引。醫學的反向研究是我講的整合醫學5.0版。近期我正在講整合醫學的6.0版,即“醫學文化的傳承與重塑”,這也許是你們明年采訪的題目。

(責任編輯:秋彤)


分享到:
關鍵字: 三訪樊代明院士:現代醫學需要“反向研究”    2019/3/22 17:23:28
上一條: 尚紅:防治艾滋 完善補償機制 下一條: 沒有下一個了
→相關文章

·三訪樊代明院士:現代醫學需要“反向研究”
·尚紅:防治艾滋 完善補償機制
·方劍喬:傳承是中醫之根 創新事關中醫未來
·全國人大代表王欣會:讓自閉癥兒童融入社會生活
·顧晉:把癌癥早篩和安寧療護納入醫保 讓醫學更有溫度!
·黃華波:全民醫保,今年紅利有多少
·胡定旭:引香港醫療經驗資源,積極參與大灣區建設,助力內地醫改
·陳香美:養老問題需要有長遠的發展規劃
·郭玉芬:預防為主、把健康融入政策,早日實現健康中國目標
·畢宏生:把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落實到法律法規層面
→相關評論   ( 共 0 條評論,僅顯示最新6條 )
  您的ip: 47.93.191.*



央廣網健康 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 健康資訊 我愛會銷網 緯達會銷網 內蒙古新聞網醫藥頻道 江蘇網健康 三九養生網 紅網健康頻道 鳳凰網健康頻道 女性時尚網 海南在線健康島 仲景健康網 保健時報 新華網健康頻道 荊楚健康網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 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 中國老年保健協會 中國保健協會 中國蜂產品協會 中國健康旅游網 中國企業報道醫療醫企 CNTV健康 大眾健康之窗
網站介紹 | 加盟合作 | 免責聲明 | 法律顧問 | 廣告服務 | 網上投稿
Copyriht 2011 by www.yyiar.icu. all rights reserved  大眾健康之窗網站版權所有
協辦:中國保健協會科普教育分會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QQ:492974624
京公網安備:110105011657 工業和信息化部 備案/許可證編號為: 京ICP備09047049號
七乐彩走势图图片 彩票平台刷流水赚钱 重庆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 欢乐炸金花2017版下载 牛牛什么牌抢庄 麒麟彩票三分快三 mg手机游戏娱乐 重庆五分彩有技巧吗 炸金花可提现1元1金币 云博国际app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网